www.yzc88.com / 文章发布 / yzc88网页版人文 / yzc88网页版人文详情

小屁孩儿的邮币生涯

2016.11.05 史欣悦

与其说是恋物,不如说是留恋那段小屁孩儿的时光。

 

上小学那阵,最盼着大人回家的时刻,他们老是能带点新鲜东西回来。外国的泡泡糖,汽车厂的钥匙扣,各种小人书或者糖葫芦,最惊喜的一次是我爸带回来一只兔子,工厂外面抓的,放自行车筐里骑回来的。渐渐地,我不再盼望着他们带回来各式各样的东西,而只盼着两样东西:邮票和硬币。


blob.png

 

这两样东西都来自我妈:她单位的工会组织职工定邮票,经常国外出差的同事带来各国的硬币。我还记得我妈带回来给我的第一套邮票,是三国演义。那天我跟往常一样,放了学,疯跑一路,工厂里、胡同里到处转够了,五点多钟回家,自己脖子上挂个绳,绳上拴着家里大门钥匙一把,跟现在脖子上挂个单位的门禁卡意思差不多。一般都是五点半我妈回来,六点我爸回来,偶尔反过来。听见哗啦啦的钥匙响,我就知道有人回来了,不用去看我也能分别,我妈开门慢,因为手里菜啊肉啊东西多,我爸开门快,手里没什么东西;我妈开开门先叫我一声,我爸进门就换衣服换鞋,不说话。

 

今天是我妈先回来,哗哗啦啦开了一阵门,进来叫我一声,我就跑到门口端详今天有什么好玩意。我妈在包里拿出个双层硬纸板,翻开来是四张邮票,正是多年来一直摆在我邮票册第一页的三国演义第一组:桃园结义、三英战吕布、凤仪亭和煮酒论英雄。那时候我正是诸葛亮的脑残粉,这套三国邮票真对小屁孩的胃口,唯独可惜的是,这是三国系列邮票的第一组,还没有诸葛亮,不过盼望着诸葛亮在邮票上面出场,让这件事变得更有意思了。


blob.png

 我的第一套邮票——三国演义


我妈说,邮票过十天半个月就出一套,都好好收着,叫集邮,长常识,要搁现在的家长还得说一句能升值,我妈倒没说,那会儿的人不怎么考虑这事。我以为邮票就是放在硬纸板里看呢,看了好几天,等到礼拜天休息了,我妈带我去买了一本集邮册和一把镊子。我才知道,还有这么专业的设备呢。买回来集邮册,我妈又拿出来一个硬纸板,里面是一张超长邮票,叫小型张,我妈说,这跟那四张是一套的,那天没给你,怕你瞎放,窝出摺子来就不好了,现在有集邮册了,放好吧。我用镊子小心放到集邮册里,仔细端详,呦呵,千里走单骑呀,好看呐!

 

外国硬币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我是记不清楚了,反正渐渐多起来。卖集邮册的地方,也有卖钱币活页的,让我妈给买了几张,把钱币放进去,一个钢镚占一个方格,透明的,正反面都能看。大国的钱容易找,收集的也多,美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什么的,一个国家一页;小国的按大洲,欧洲一页,亚洲一页,非洲一页,都装好了,找个漂亮的黄色绳子把活页拴成一本书。


blob.png

硬币活页册

 

开始收藏了,就变成了有心人,而只要留心就总有扩大收藏的机会。到谁家看到有集邮册,就要求看看,观摩一下,有的长辈一看这小孩喜欢,送你几套邮票吧。同学家是潘家园卖旧物的,看到他家里有一笸箩中国古钱币,摆弄半天,人家大人一看,你喜欢啊,抓一把拿走吧。回家仔细辨认,半两,五铢,开元、大观、乾隆什么年头的都有,于是另一个专题开始了,中国古钱币。自己家窗台上有个铝饭盒,放着一堆钉子螺母乱七八糟的东西,从来没认真检索过,有一天闲得瞎翻,在钉子中间发现个纸包,打开一看,是几枚人民币硬币,但是跟平时花的钱完全不一样。那时候的硬币,就是1分2分5分,没有更高面额的,而纸包里这几个币,有1毛2毛5毛和一块,图案是长城,年号是1980。真奇怪呀,不过真有意思呀,收了。过了好几年才学习到,这叫长城币。


blob.png

1980年长城币

 

作为“收藏界人士”,小屁孩儿也开始出现在各种收藏场所,当然早先还得我妈带着。要是邮票的事呢,就去永安路邮电局,走远点儿就去和平门的邮票总企业,要是钱币的事呢,就去琉璃厂的古币商店和潘家园。我还让我妈给订了集邮杂志,买了什么邮票上的世界名人,邮票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之类的书。更让人激动的是每两年一次的北京国际钱币邮票展,最早是在北展,后来搬到国贸,二十多年一直都在办。在那样的大展上,小屁孩儿真是开了眼,原来世界上有那么多国家,那么多国家都有邮票和硬币,原来还有银币和金币!原来纸币也能收藏,而不只是花出去或者存银行!当然,这样的展览也让小屁孩儿傻了眼,还有那么贵的邮票,那么贵的钢镚!但是小屁孩儿也没好高骛远,每次展览让我妈给买两套喜欢的外国邮票,足球的或者轮船飞机的,就高兴得不得了。到今天,翻起集邮册,我还都能说出来哪套邮票是我妈在展览会上给我买的,小孩的脑子就是好使,记住了的事一辈子不忘。

 

到五六年级的时候,我妈也开始到处出差了,小屁孩儿的收藏迅速丰富起来。无论走到哪,我妈都会给我带点邮票,带点钢镚,新加坡的,俄罗斯的,日本的,美国的。我作为“专业人士”告诉我妈,最有价值的邮品是实寄封,就是真正发出来的信,有邮票,带邮戳,谁寄谁收都写着,那是最好的。我妈就开始给我寄明信片,最早的一封明信片是美国寄来的,怕寄到家门口的信筐里被人拿走,我妈寄给自己的单位:

 

北京汽车企业 外经处 转 史欣悦 收”

 

附言上写的:“看此信与我谁先到京”。

 

无论谁先到京,反正也得我妈回来我才能看到,因为寄到她单位去了呀。拿到这明信片我这激动啊,寄给我的嘿!收信人那行写着我大名呢!我这名字,除了歪七扭八地写在作业本的皮儿上,竟然还出现在了国际明信片上!有人(虽然是我妈……)竟然从美国(地球的那一头!)指名道姓地(虽然是转交……)给我(五年级的小屁孩儿)写了一封信(虽然只有一句话)!我还不停的追问我妈寄明信片的细节,从哪寄的,邮局什么样,邮筒什么样。她告诉我,明信片是纽约寄的,纽约有好多高楼,但是她最喜欢的地方叫华盛顿。

 

除了自己寄,我妈还发动同事,出差时候,带点邮票和钢镚回来,最好寄几张明信片。以至于我现在收藏的实寄封,大部分都是我妈寄给我的,或者她的同事,张王李赵,我不认识的众人,寄给我妈的。

 

我妈说收藏长常识,那不是瞎说的。立竿见影的作用就是小孩写作文不发愁了。随便啥题目吧,写物写人写事,全从邮票钱币里来了。题目要是我最喜爱的啥啥啥,就写新加坡的那个钢镚,有个小鸟,特好看,或者澳大利亚那个,有鸵鸟和袋鼠;我最尊重的一个人,就写那个送我邮票的长辈,懂的多还特大方;我最难忘的一天,国际邮币展啊,甭说当时难忘,我到现在都没忘。有一套邮票是都江堰的,我看了集邮杂志上一篇文章,知道了点有关都江堰的历史常识,写个四五百字的小学生作文,还成了区里的范文,印成油墨纸发给各校,小屁孩儿写的字第一次变成了印刷品。

 

blob.png

令史律引以为傲的“都江堰”


赶巧了,大家老师也集邮。说是老师,现在看也是小孩,大家老师开始教大家那年才19岁。小老师发现同学们喜欢集邮,就在班里组织了集邮小组,每礼拜活动一次,大家拿着自己的集邮册互相欣赏,然后再一起学点小常识,有时候大家也换换邮票,那时候都兴换邮票。

 

王小明不是集邮小组的,有一天小组活动他过来凑热闹,看看大家的那些信封上泡下来的4分8分的普通邮票,他说你们这个都不行,大家家可多了,都比你们的高级。大家说好啊,去你家看看。王小明带着我、孙小天还有几个小孩去他家,把书柜里的几本集邮册拿下来看,的确很高级。其中还有不少文革票,那时候大家已经知道那些毛主席诗词票是值钱的。孙小天就说,大家跟你换,你愿意不愿意。王小明说,行!于是几个孩子就开始换。我没换,我当时就觉得,大家的票跟王小明家里的差太多了,他不懂,瞎换,这属于欺负他,而且这票不是他自己攒着玩的,是大人的,他们家长知道了肯定不干。我不换就在一边玩,孙小天就带着几个小孩在那热火朝天的换,他们越换越起劲,到我要回家了,他们还在那换呢。

 

果然,没两天,王小明家长找老师来了。小老师问清楚怎么回事,马上要求孙小天等人,把那天跟王小明换的邮票都换回来。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事,应该算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从事了与其年龄不相适应的民事活动,未被其法定代理人追认从而无效了。我正在那小得意着这档子坏事没我事儿的时候,小老师把我叫去了。小老师说,你没换,不欺负不懂的,做对了,但是你还是有不对,你看见他们瞎换,你认为是错的,但是你也不拦着?何况你跟孙小天是好朋友吧,你不提醒他制止他,让他犯这个错误,你这也是一种不够朋友。小老师从三年级到六年级带了我四年,几次机缘凑巧,给小屁孩儿讲过几番人生道理,让我后来受益多年,这段儿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小学没毕业的“收藏家”,偶尔能够糊弄几个同龄小孩,但是到大街上就净剩下挨骗了。永安路邮局门口老有几个人卖邮票,我有时候就去看看,攒上两块钱就买几张。有一个老头,每次都招呼我,小孩找什么票啊,看看我这儿的。我看上了什么邮票,就问多少钱,他说我不蒙你小孩,咱们按“国家价”。那时候有个小册子叫邮票价格目录之类的,是邮票总企业每年都出的,属于权威发布,但是市场价一般都比目录上的价高。我一听按“国家价”,那就是便宜啊,于是就查老头手里的目录,按照上面的标价掏钱就买了,还买过不是一两回。后来我也买了一本那个目录,在家没事翻着看,哎,怎么跟我买的价格不一样呢?前后研究一通,哦,我懂了。那本目录有好几套表格,第一套表格是邮票一套多少钱,按时间顺序排的,后面还一套表格,是每套邮票的首日封多少钱,所以光看表格上邮票的名字、发行时间等等项目,邮票价目表跟首日封价目表是一样一样的,就是价钱不一样,首日封要贵的多。比如我跟老头那买的人民大会堂,两张邮票的价钱不到一块,但是首日封就两块了。原来每次老头都给我翻到首日封的表格上,按首日封的钱卖给我邮票,我说他怎么那么痛快老按“国家价”呢!

 

再后来一次我妈带我去邮局,老头又招呼大家,找什么票啊。我妈大概是想给我买点,就说你看看吧,于是我就翻开集邮册看看,然后一指,这个多少钱?老头又来了,咱们按国家价,翻到首日封,说两块二。我妈问我要么,说着就要掏钱,我跟老头说,你这是首日封的!老头听见之后一激灵,话都没说就往回翻,翻回到邮票那篇儿,但是他就不说按国家价了,在目录价钱上又加了一些。我跟我妈说,他是骗子。我妈大概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我拽走了。

 

还有个星期天,我带着自己的钱币册去潘家园玩。我那册子里还真有点新鲜东西,招来一帮大老爷们围着我一个小孩。几个人看上了我的东欧币,我妈的同事去东欧出差的多,所以我有一些东德、捷克斯洛伐克那些国家的硬币。正赶上东欧剧变,那些国家的国徽国旗上的五角星、镰刀斧头都没了,所以这些带社会主义符号的硬币有点绝版的意思了。另外一个人看上我的日币,不过他不是为了收藏,因为那会日币升值,我那些面值100元、50元的日币,本身就值俩钱,当然这是我事后才想明白的。除了要换的,还围了好几个看热闹的。我一看周围这些人这么迫不及待,感觉大事不好,就不让看了,他们竟然很有不让我走的意思。我迅速收起册子,抱在怀里,一脸严峻大步往外就走,他们还有几个人跟着我不停的说,非要换。我加快脚步几乎跑起来才甩了这几个人,要不是市场人多,我看我就悬了。我找到自行车之后,在车棚里遇到一个刚才也在人群里的胖叔叔,他跟我说:”小孩儿,你没换就对了,你的东西好,不跟他们换,下次别带这么些出来。”

 

月坛是那会北京最大最全的邮票市场,因为离得远点,去的次数不多,后来搬马甸去了,更不怎么去了。逐渐地,邮币市场都变得越来越乱,本来是孩子都能参与的收藏,最后变成了游资市场,炒作、造假、蒙人的事越来越多。我初一那年的春节,收了不少压岁钱,数了数得有一百多,觉得富了就拿上五十块钱去市场看看。瞧见一个咸丰大钱,就问店主人两口子,多少钱,男的说,一千。我就放下了要走,这价钱的东西属于跟我绝对没关系的。他说同学你别走,你说多少钱。我兜里就五十啊,我就不说。他特和蔼,说:“小同学没关系,喜欢收藏是吧,叔叔知道学生收藏都是零花钱,最多也就是过年大人给了压岁钱,是吧?你就跟叔叔说,我喜欢这个,我想多少钱买,叔叔阿姨要觉得行,你就拿走,你看行不行?多少钱都行,你说。”他说的那叫一个好,那女的也是一脸诚恳在边上看着。我没办法就说五十,本来想一说就可以走人了。没想到他说:再加二十。我当时就懵了,这也差太多了,可是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还真让他给拿住了,最后连兜里的零钱都凑出来弄了七十块钱,把那咸丰拿走了。过了多年,那咸丰大钱的锈也花了,砂眼也全出来了,但是我也一直留着,这是一个多么生动的上当受骗的活标本啊!没事拿出来看看,那七十块钱就没白花,要不我妈说收藏长常识呢。

 

再大点,功课一忙,就顾不上这摊儿事了,上大学以后,不在家住,更是不方便收藏。小屁孩儿的那点存货一存就是十年。但是这期间有一件事一直没变,走到哪,都找机会买点邮票,带点硬币,当纪念品。知道我这爱好的朋友,也没少在旅游的时候给我带回来各种邮币。直到上班之后才算又有点空儿,重新归置起这些收藏。开始也就是没事儿去趟报国寺买俩漂亮的宋钱,后来发现了网络上有几个信誉不错的商家,试了几次也挺好。可是,当年小屁孩儿兴致勃勃玩收藏的劲头,再也没有振作起来过。这几年我买的邮票钱币可以归纳成一个词,找补,把小时候想要却没钱买的找补回来。也不是多贵的东西,小时候超过五块十块的就是挺贵的,这么多年过去也就涨到几十,最多几百块,买吧。买回来就有一种妥了的感觉,放到比当年高级多了的集邮册、钱币册里,连同小时候的收藏,欣赏一晚上,可是也就是看这一晚上,册子放回柜子里,又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再拿出来了。那种津津有味、寻寻觅觅、喜欢到焦虑的收藏感觉,真是过了那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现在的各种找补,我自己诊断属于童年心理失落的矫正,跟收藏已经没几毛钱关系了。

 

当年的小屁孩儿喜欢收藏,应该说明我这人潜意识里有恋物癖,而且到现在也没好,还是喜欢没事儿摆弄个物件儿。可恨我这人兴趣点转移的忒快,再加上对什么也没有过去对邮币那么较真儿了,最后是落得个一事无成。人佛家说,要成就必须一门深入,不能这两天念佛求往生,下个月又盘腿奔顿悟,我最不会的就是一门深入,我一直都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百花齐放。

 

blob.png

马歇尔大法官纪念银币


前一段儿得个机会第一次上美国,在华盛顿时间再紧也得去一趟邮政博物馆,看看世界各国的好邮票;在最高法院参观,觉得咱干律师的应该带点纪念品,最后还是买了个马歇尔大法官的纪念银币。你看看,小屁孩时代的这俩后遗症,虽然犯得少了也不要命,但是也没去根儿。美国邮政博物馆里,有商店也有邮局,我挑好了明信片,仔细把邮票端正贴上,写下自己家的地址,寄给我妈:

 

二十年前接您美国来信,一直未复。今此札权作回信,华盛顿风景依然。”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yzc88网页版是两大国际律师协作组织Lex Mundi和Multilaw中唯一的中国律师事务所成员,同时还与亚欧主要国家最优秀的一些律师事务所建立Best Friends协作伙伴关系。通过这些协作组织和伙伴,大家的优质服务得以延伸至几乎世界每一个角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