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yzc88.com / 文章发布 / yzc88网页版人文 / yzc88网页版人文详情

宣南四扇屏(下)

2015.11.22 史欣悦

第三屏 神州首影出丰泰

 

琉璃厂 丰泰照相馆

 

1905年(清光绪三十一年,乙巳)

 

这是第二天的拍摄了。谭鑫培和昨儿个一样,拎着大刀走到了拉起来的白色幕布之前。任庆泰在旁边说道:“谭大老板,您请吧。”谭鑫培亮了个相,大刀就舞起来。任庆泰赶紧喊:“快摇快摇!”院墙下的摄影师刘仲伦一边摇着摄影机一边应着:“摇着呐,东家。”

 

将近花甲之年的谭鑫培,大刀使得愈发老辣纯熟,银晃晃的刀片,上下翻飞,左右逢源。不时地一个抬腿,一个转身儿,也是干净利索。正是院里的人都瞪眼看入神的当儿,就听刘仲伦喊了一声,“到头了。”任庆泰向前道:“谭大老板,您收了刀吧。”谭鑫培刀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圈,又习惯性地亮了一个相。

 

任庆泰赶忙请谭鑫培到边上圈椅中坐定了,又吆喝着伙计们快把预备好的茶端过来。谭鑫培接过盖碗,用盖儿拨了拨漂着的茶叶,咂了一口,对任庆泰道:“这扮戏扮了半天,就来这么两下?”

 

任庆泰道:“这胶片一卷就这么长,用完了,您就得停下歇会,伙计好把下一卷换上。我瞧今天这日光也不大好,不如瞧着明儿个天儿合适,把我这有的胶片都给您照了。”

 

谭鑫培笑道:“任爷,您这西洋影片也是靠天吃饭的?定军山我唱了一辈子,头一回唱了三天。说是唱三天,我可连一声都还没出呢。”


任庆泰道:“要听您的唱儿,那还是得上戏园子听去不是。咱们照个影片,好比就是照个会活动的照片,给没福见识您老唱戏的人瞧瞧。给您这定军山照完了,我预备着拿到我在大栅栏的影片园子里放出来,那园子刚起了新名儿,叫大观楼。以后瞧您,就甭非去中和、广和那几个戏园子,上大观楼也成。再者说了,把这胶片往别处影片园子一送,您的影儿不就在哪都能见着了么,那可就不光是能到了天津上海,保不准还上了外国呢。”

 

谭鑫培一笑:“还上外国?”

 

任庆泰道:“可不。总不成咱们见天都放着外国的电光片子,浇个花开个火车伍的,咱们京戏这好玩意儿就不能给洋人们见识见识?”

 

谭鑫培把茶碗往桌上一放,道:“见识京戏,光有影没有唱,可也不成。”说罢起身叫跟包的帮着摘行头卸妆。一会功夫,妆卸得了,谭鑫培一抱拳:“任爷,如此我就先告辞,明儿个再来,照咱们商量好的,一共是三天。”任庆泰道:“是,是。明儿是第三天,我还这候着您。”说着把谭鑫培送到了丰泰照相馆门外。临上洋车,谭鑫培说:“任爷,还得跟您多说一句。这洋玩意的脾气可得摸准了。去年在宫里,给老佛爷放影片,可还闹了一回爆炸呢。”任庆泰点头称是。

 

送走谭鑫培,任庆泰回到院里,瞧见刘仲伦还在那鼓捣着摄影机。他是丰泰照相馆里拍照片儿手艺最好的师傅,可是对这个照活动画片的机器还不那么熟悉。一边鼓捣着,刘仲伦还一边学着谭鑫培的味儿,嘴里哼着,“店主东带过了黄骠马……”。

 

后记:影片史研究者普遍认为,中国第一部影片《定军山》诞生在丰泰照相馆,放映于大观楼,时间在1905年前后,主演谭鑫培。丰泰照相馆1909年发生火灾,致使该影片胶片焚毁。

 

第四屏 猛虎归山谢凤仙

 

大栅栏陕西巷 云吉班

 

1915年(民国四年,乙卯)

 

夜幕初垂,弦歌远近相闻,一辆洋车从西琉璃厂街向南,穿游在灯火斑斓的八大胡同之中。车停在了陕西巷云吉班门口,下来一人,乃是荣宝斋的掌柜庄虎臣,他手里还端着个锦盒。戴戡已在门房候了一阵子,一见庄虎臣下车,忙迎出来抱拳:“庄掌柜的,将军知道您必亲自来,让我在此恭候呢。”庄虎臣连忙作揖道:“岂敢岂敢,戴将军千万不要这么说,蔡将军定做的信笺,我怎么放心伙计送来。”戴戡大笑道,向里面一让,道:“请!”庄虎臣进门,戴戡在后面,四下望了几望,也进了门。

 

到后院正房门口,戴戡敲门,道:“松坡,庄掌柜送纸来了。”里面道:“快请进。”庄虎臣和戴戡进屋,蔡锷已起身迎接,一旁的小凤仙正在帕子上绣字,也放下了活计,给庄虎臣请安。四人寒暄落座,戴戡道:“那几个爪牙在远处吃酒,但低声说无妨。为保万全,最好凤姑娘唱些曲子,才不致偷听泄密。”蔡锷点头,小凤仙拿起琵琶就唱了起来。

 

歌声掩盖下,蔡锷道:“庄掌柜,前日所谈之事,不可再迟疑。恩师梁先生已在天津安排就绪。我决计明日动身,由火车赴津后乘海轮至日本,再转道归滇。”说道此,蔡锷不住的咳嗽起来,戴戡忙递过一杯茶水。蔡锷以水止嗽,接着说道:“这脱身之事就全仗庄先生。”

庄虎臣道:“蔡将军太过客气。虎臣和荣宝斋为共和尽微薄之力,义不容辞。”他又看一眼在旁唱曲的小凤仙,感慨道:“不是虎臣自谦,这脱身之事真正是仗在这位小姑娘身上啊。”

 

戴戡道:“的确如此。若不是凤姑娘,还难以迷惑了别人的眼。松坡的老母和两位夫人已经回滇,对外则说是蔡将军溺于八大胡同,家眷一怒而去。岂不是一着妙棋。”

 

蔡锷向戴戡道:“家眷脱险,大安我心。明日之事,我已有筹划。一早,我与凤仙乘车去前门外游玩。循若兄你先至荣宝斋等候。”戴戡点头。蔡锷又凑向庄虎臣道:“近午时候,到荣宝斋歇脚。请庄掌柜预备一密室,我与循若互换外衣,循若带凤仙假扮我出来,引走鹰犬,我乘庄掌柜车径赴前门火车站。”

 

庄虎臣道:“将军放心,密室与车明日一早必定备好。车夫一定是可靠之人”

 

戴戡道:“松坡,你明日要穿戴大衣大帽,再戴上口罩,以掩人耳目。反正北京已经北风凛冽,你又咽喉不适,并不奇怪。我则穿得刻意不同于你,更能迷惑旁人。”

 

蔡锷点头,又对小凤仙道:“明日你与循若出荣宝斋时,须像与我一般无间,不要被人看出破绽。”小凤仙边唱边点点头。

 

计议已定,庄虎臣告辞,戴戡送至门外。庄虎臣在车上望见远处几个鼠头鼠脑之辈,心中暗笑。

 

客人走了,小凤仙又绣起了帕子。蔡锷见她绣的起劲,便问:“你又得了什么新鲜样子,这样用心?”小凤仙拿起灯下一张信笺,对着蔡锷晃了晃说:“我要把你送给我的这两句话绣在帕子上。你明日就去了,我等你时,就看看这帕子,便是见了你蔡将军。”蔡锷定睛看看,正是他昨日给小凤仙写的两句话:

 

“不信美人终薄命,古来侠女出风尘”。

 

蔡锷笑起来,可是笑了两声却又带出了咳嗽。小凤仙起身道:“早些吃了药吧。喉咙这么不好,还要出远门,可要多多保重了。”说着把药递给蔡锷,端着水看他服下。蔡锷吃下药,对小凤仙道:“不过是随便写了两句给你。你若喜欢,就做临别赠言,以期早日重逢。”小凤仙道:“你也不必挂怀我。我本是命苦的人,遇见将军已是三生有幸。虽说我是女流,却也知道些道理。大家唱的曲子里有许多又年轻又能打仗的将军,像霍去病啊,周公瑾啊,我知道,你是像他们一样的一流人物。安心办国家的大事去吧。”

 

蔡锷听完,沉吟半晌,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后记:蔡锷按计脱身后,辗转回云南举事,打响了反对袁世凯称帝的第一枪,成为再造共和的功臣。第二年,蔡锷因喉疾去世,终年34岁。中华民国为蔡锷举行国葬,小凤仙送挽联一幅:“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

yzc88网页版是两大国际律师协作组织Lex Mundi和Multilaw中唯一的中国律师事务所成员,同时还与亚欧主要国家最优秀的一些律师事务所建立Best Friends协作伙伴关系。通过这些协作组织和伙伴,大家的优质服务得以延伸至几乎世界每一个角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