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yzc88.com / 文章发布 / yzc88网页版人文 / yzc88网页版人文详情

瀚海亭

2016.11.26 岳亮

天气出奇的热。


太阳照在石头上,一片白花花的反光,热气蒸腾起来,物体的形状变得模糊,远处的山也影影绰绰,路上总像是有积水,又被证实是光耍的小花招。一丝风也没有,树叶垂着头,野草伏着腰,偶尔有“得得”的马蹄声从官道上驰过,溅起一点儿尘土,又那么停留在空气中,也不落下去,像是给画布上抹了笔淡淡的土黄色,然后一切重新归于凝固。


封二在树荫下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拿开盖在脸上的书本,从长凳上坐起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景象。唯一不协调的是,一个胡子花白,带一顶白色尖顶毡帽,面目滑稽的老头正在几步之外满面堆笑地看着他。


“这是搞得什么鬼!”封二吓得一激灵,书掉在地上,却是一本《春秋》,困意顿时无影无踪。看了看老头衣饰虽然朴素,却也洁净。没有从人,也未骑马,就这么凭空出现在村头。心下疑惑,不敢造次,连忙拽了拽衣服,略一施礼:“这位老丈却非本地人士,不知从何而来?”


老头挤眉弄眼地笑起来,以手加额:“老朽从拨换城而来,要往瓜洲而去。不想半路丢失了行李,又饥又渴,不知这位公子可否接济一二?”


“公子?”封二唬了一跳,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粗布衣服,又暗自啐了一口。从拨换城过来,何止千里,中间瀚海戈壁,老头一个人赤手空拳,无论如何走不过来。 “原道是个凭空出现的神仙,不想却是个老骗子!”


blob.png

图一


这一年是开元二十九年,封二刚过三十。他相貌平平,身材短小,又因幼年时遭逢疾病,一只脚走起路来有些跛,至今孑然一身。但为人好侠义,又能讲各种传说故事,在城中倒也颇受欢迎。


这几年虽是世事承平,库车地面却连遭旱灾,难免不时见到有人出门乞食。封二只有自己一张口要养活,是以日子虽然清苦,却也能将就。每每遇到乞讨之人,也一概勉力接济帮忙,勿使困顿。但像这老头明明想要饭,却诡称自己行李丢失之人,倒是第一次遇上。


虽然认定是个骗子,颇有不齿,但见他是个老头,烈日头下走的满头大汗,口唇干燥,封二也不多计较,捧出早先给自己备下的一壶酪浆,几个羊肾毕罗,端到老骗子的面前。“老丈请。”


老骗子看到有吃有喝,眉开眼笑,把尖帽子放到一边,顾不上和封二交谈,风卷残云地将酪浆和毕罗一扫而空,直如刚从饿鬼道逃出来的魔王,瞬息吃完,又眼巴巴地看着封二。


封二看得目瞪口呆,心下大呼晦气,怎么惹上这么一个能吃的老祖宗。无奈之下,又回身去接了一壶清水,拿出几张胡饼。


然后又回身去拿了几张胡饼。


然后又拿了一碗盐饭。


然后又拿了半个瓜。


然后封二万般无奈地摊开手:“没有了。”


老骗子兀自不信,拨开封二,在房里探头探脑一会儿,眼见实在搜刮不出什么东西了,才怏怏罢手,一屁股坐在长凳上,呼呼喘气。


封二看着老骗子,老骗子也瞪眼看着封二。老骗子眼珠棕黄,滴溜溜转,看上去不像中土人士。


老骗子突然笑了起来,“你会死。”


饶是封二好脾气,听到这么一句话,也不禁心下着恼。耷拉着脸,没好气地回道:“人固有一死。”


老骗子接着说:“你会死于非命。”


“横竖是死,死于非命未见得就比死于床榻更差。”


老骗子不依不饶:“你死的时候身败名裂,天下皆以为你是懦夫。”


封二终于忍不住,气极而笑,“若依老丈的说法,我封二在死之前当扬名天下了?”


老骗子脸上滑稽的神色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封二,你父母早亡,随外祖父长大。后来外祖父犯罪,流放安西,戍守库车,你一同跟来。外祖教你读书识字,忠义节烈。两年前你外祖不幸弃世,你别无所长,生活困窘至今,是也不是?”


封二听得老骗子一口叫出自己姓名,又说自己童年之事,历历在目。大为惊骇,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老骗子坦然自若,继续讲了下去:“封二,按照你的命数,三日后,出此门往东,便会遇到命中贵人。百舍重茧,披星戴月。战必胜,攻必果,出将入相,封侯可期。然则不过十年,你命中终有一大劫数,到时候纵然想要个全尸,恐怕也不可能。”


封二见这老骗子说的慎重,一时不知道他是在戏耍还是真的深通命理,便问道:“若诚如老丈所言,这是封某的命数,那封某亦无可解。”


老骗子笑了起来,眼角堆出一片鱼尾纹,看上去又有些狡诈: “命数虽是天理,却也并非定论,”老骗子叹了口气,神情有些忧伤:“封二,有朝一日,世人皆唾弃你辱骂你鄙夷你,你一生功业,付之流水,又真的会甘心吗?”不等封二回答,又自顾自往下说:“三日后,出此门往西,会有一桩富贵等着你。十年之内,积聚财货,富可敌国;而后著书立说,文名远播。娇妻美妾,儿孙满堂。寿数可以到百岁,尽享人间之乐,亦不快哉?”


老骗子盯着封二,目光炯炯:“封二,你想好了,要破解你的命数,这是唯一的机会。”


封二低着头,久久不说话。


老骗子看他犹豫,又说道:“你不必给我一个答复,三日后,你想好该怎么做便是。”


封二抬起头,轻声道:“老丈,我有一事不明。老丈说那是我的命数,倘若我听老丈所言,改了自己的命数,我封二还是封二么?”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封二,究竟是现在站在老丈面前的这一具肉身,还是我一生中所作之事之总和?如是后者,现在改了命数,我封二是否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老丈,你说我是便做我封二自己,还是另选一个不知是谁的富贵人生?”


说罢,封二笑了起来:“我封二这样身短脚跛,若果能如老丈所言,投身行伍,天下扬名,纵然是死,也十分甘心啊!”


老骗子紧紧盯着封二,看他神色自若,毫不动摇,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连道:“好,好,好。” 拿起尖帽子带上,站起身来,头也不回便走出门去。封二连忙追上去,却见门外日光刺眼,大道空空,四下浑无遮拦,一阵凉风吹过,满身舒爽,但老头却已踪迹全无,竟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blob.png

图二


封二,大名封常清。后来《旧唐书》中这样记载他的故事:


封常清投奔安西都护府都知兵马使高仙芝,做了一名幕僚。因文采出众为高仙芝赏识,升为判官。跟随高仙芝击破小勃律,随后在西域南征北战,以军功不断升迁,赏罚分明,果诀勇敢,三军敬服。天宝十三年,封常清奉旨入京,晋升为北庭都护,成为管辖今乌鲁木齐、吉木萨尔、吐鲁番、哈密一带广大地域的最高军事长官。他性格勤俭,只有一两匹马,每日供自己使用。


天宝年间,安史之乱爆发。正在长安的封常清挺身而出,请求委派自己到洛阳招募士兵,与安禄山作战。唐玄宗同意后,封常清在洛阳招到六万士兵,都是未经训练的市井之徒。当年冬天天气奇寒,黄河结冰,叛军轻松渡河,围攻洛阳。封常清手下的士兵连战连败,终于丢掉洛阳,一路败退回陕郡,与高仙芝一起固守潼关。


当时监军太监边令诚与高、封二人不睦,密奏玄宗二将不战而逃,贪腐军饷。玄宗大怒,先后下令处斩高仙芝、封常清。封常清被带到刑场时,神色不变,说自己未能战胜安禄山,辜负了皇帝的信任,死不足惜。只希翼朝廷能够重视安禄山叛军的实力,一定要固守潼关,切勿轻易出战。又对着周围自己招募来的士兵说,我本想着能够打败叛军,与诸君共享荣华富贵,不想低估了叛军的战力,败退至此,本是死罪,不敢有怨言。但说我克扣军粮军饷,不能忍受。若是我果然做过这等事,诸君请说是;若我没有做过,则请诸君为我大呼冤枉。周围士兵于是一齐大声喊道:“冤枉。”封常清仰天大笑,而后坦然就戮,满场为之哭泣。


注一:标题出自岑参为封常清所写的诗《陪封大夫宴翰海亭纳凉》:细管杂青丝,千杯倒接蘺。军中乘兴出,海上纳凉时。日没鸟飞急,山高云过迟。吾从大夫后,归路拥旌旗。


注二:结尾处斩一段揉合了高仙芝传与封常清传的内容,将故事均放在封常清一人身上。


注三:图一为敦煌壁画《劳度叉斗圣变》中的一个情节:金翅鸟斗毒龙。


注四:图二为章怀太子墓壁画。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yzc88网页版是两大国际律师协作组织Lex Mundi和Multilaw中唯一的中国律师事务所成员,同时还与亚欧主要国家最优秀的一些律师事务所建立Best Friends协作伙伴关系。通过这些协作组织和伙伴,大家的优质服务得以延伸至几乎世界每一个角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