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yzc88.com / 文章发布 / yzc88网页版人文 / yzc88网页版人文详情

关于水泊梁山强盗企业的法律尽职调查报告(中篇)

2015.03.28 李立山

配图:陈杰


引  言


为了出具本报告,本人详细审阅了清人金圣叹批注的《水浒》[1](以下简称“金批水浒”)以及此后多种严肃的、搞怪的研读著作。但鉴于宋江等人早已作古,本人无法向其送达尽职调查清单,或就重大和疑难问题直接向水泊梁山强盗企业(以下简称“梁山企业”)相关人员进行询问。另外,因时空所限,本人无法走访赵宋政府有关部门,并就宋江等人的事迹访谈主管官员。所以,本报告不排除在相关事件上,可能存在事实上的出入。


blob.png


本人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名普通读者,是根据一个普通的、通情达理的人的认知水平,以及对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的理解,同时参考赵宋王朝当时的主流世界观、价值观,就本报告出具日之前已发生并存在的事实出具本报告。


本报告将限于对截止本报告出具日为本人所知的情况进行分析和判断。如各位读者认为必要,本人将按照各位读者的要求进一步调查,并将在进一步审慎调查的基础上对本报告的内容进行修改和补充。需要说明的是,本次稿费不包括补充调查的成本和酬金,需另行支付。


基于以上前提、条件、假设及谅解,本人出具如下报告。  


yzc88网页版北京办公室  李立山



[1] 金圣叹以一百回《水浒》为版本,将后三十回腰斩,只保留前七十回。所以,故事的高潮停在梁山大聚义,英雄排座次。此后受招安、征辽、平田虎、讨方腊等均不在本次调查范围之内。


报告正文

 

第一部分 梁山企业的设立沿革

 

一、梁山企业的设立(王伦时代)


梁山企业的原始出资人是白衣秀士王伦与摸着天杜迁。王伦是个不及第的秀才,一时对科举制度气不打一处来,就与杜迁跑到了水泊梁山,共同出资成立了民营企业梁山企业,不久增资扩股,云里金刚宋万加盟。三个人也聚集了许多人马,做起了剪径的买卖。


王伦作为梁山企业的创始人,有必要在此详细交代一下。王伦身上集中了第一代创业的民营企业家的通病:家族观念严重,不信任职业经理人。比如,对林冲这样一个身负血海深仇,被逼得无处藏身,主动送上门来的好汉还猜忌个不停。“如今不争添了这个人,他是京师禁军教头,必然好武艺。倘若被他识破大家手段,他须占强,大家如何迎敌?不若只是一怪,推却事故,发付他下山去便了,免致后患”。


另外,王伦这厮虽然只是半个常识分子,但常识分子的臭毛病却一样没少。


第一,冷漠。林冲上梁山时,朱贵带领林冲来到聚义厅,“朱贵、林冲向前声喏了,林冲立在朱贵侧边。”人家向你行礼打招呼,你连屁股都不抬一抬。先不说江湖义气,孔夫子教你的那些个“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仁啊、礼啊都就着饭吃了吗?况且林冲还带着对梁山企业有恩的著名举荐人小旋风柴进的先容信,于情于理都不应如此的冷淡。


第二,虚伪。王伦招待林冲几杯淡酒过后,召开股东大会,“叫小喽罗把一个盘子托出五十两白银、两匹绢丝来。王伦起身说道:‘柴大官人举荐林教头来敝寨入伙,争奈小寨粮食缺少,屋宇不整,人力寡薄,恐日后误了足下,亦不好看。略有些薄礼,望乞笑留,寻个大寨安身歇马,切勿见怪。’”这一番虚伪之极的话,连梁山企业其他股东都看不过去了,朱贵、杜迁、宋万先后站出来替林冲说话求情。后来,晁盖、吴用等七人投奔入伙时,王伦故伎重演,叫个小喽罗捧出五锭大银,想打发晁盖走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晁盖刚劫了十万贯生辰纲,哪里看得上你这区区五锭大银啊。


第三,妒贤忌能。如本报告前文所述,王伦自知武艺稀松,生怕林冲抢了第一把交椅,所以,当初不肯接纳林冲入股梁山企业正是出于这样的狭隘心胸。至于他说林冲“在沧州虽是犯了迷天大罪,今日上山,却不知心腹。倘或来看虚实,如之奈何?”随后弄出个投名状[2]的把戏来。如果林冲真的是官府派来看虚实的,下山杀个把人就能证明他清白吗?这倒不是王伦上学时没有读过逻辑学,而是碍着其他三位股东的面子,故意拖延罢了。


小结:王伦作为梁山企业的原始股东,对梁山企业的建立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梁山企业此后的制度建设、学问建设以及企业的发展壮大完全与其无关。如果用林冲的话来概括王伦,王伦是一个“笑里藏刀,言清行浊”之人。



[2]金批水浒第十回,朱贵说明:“但凡好汉们入伙,须要纳投名状,是教你下山去杀得一个人,将头献纳,他便无疑心。这个便谓之‘投名状’”。


blob.png


二、第一次股权变更(晁盖时代)

 

东溪村地主晁盖,伙同该村小学教员吴用、江湖道士公孙胜、石碣村渔民阮氏三兄弟和安乐村闲汉白胜,七个人在黄泥冈上,说是智取,其实就是用在酒中掺入蒙汗药(属于刑法中所说的暴力、胁迫以外的其他手段)将青面兽杨志等押运官员麻倒的下作手段,公然抢劫了梁中书给他老丈人蔡京上寿的十万贯生辰纲。如果真刀真枪地干,这七个人加起来也未必是杨志的对手,考虑到以后大家还要做兄弟,伤着谁都不合适,编辑有意在此回避了这场打斗。


一夜暴富不久,东窗事发,大宋政府发布A级通辑令,捉拿晁盖等人。但是,刑警队长朱仝、副队长雷横身为执法人员,置国家法度于不顾,为不法势力充当保护伞,通风报信并擅自放走晁盖等犯罪嫌疑人,以致晁盖等人携带巨额赃款逃到了梁山企业,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晁盖到了梁山企业后,上演了一幕“林冲水寨大火并,晁盖梁山小夺泊”的好戏。豹子头林冲本已对王伦的种种虚伪行径看不顺眼,更哪堪吴用在旁扇风点火,旧怨新仇,如积聚了万年的火山,突然喷薄而出,手刃了王伦,推选晁盖坐上了第一大股东的位子,梁山企业完成了第一次重大股权变更。


晁盖作为梁山企业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成员,是个承上启下的人物,正是他的不懈努力,梁山企业才有后来的壮大发展。但是,正如金圣叹所批,晁盖是个“有粗无细”的人,从以下几点便可窥一斑:


首先,金批水浒第十三回“赤发鬼醉卧灵官殿,晁天王认义东溪村”晁盖出场的那一幕中,说他“平生仗义疏财,专爱结识天下好汉,但有人来投奔他的,不论好歹,便留在庄上住”。好的留下倒也无妨,那歹的也要留下?无论如何,你也是个保正(相当于村长或支书),政治影响总是要思虑的吧。


其次,黄泥冈劫取生辰纲,也有诸多庙算不周之处。作为地方名人,晁盖竟然不知道避嫌和化装,公然在客店check in,结果被黄泥冈派出所所长何涛的弟弟何清认出,要不是宋江知法犯法前来通风报信,晁盖极有可能在监狱中度过下半生。


第三,金批水浒第三十九回“梁山泊好汉劫法场,白龙庙英雄小聚义”中,为救宋江、戴宗,梁山企业全伙去江州劫法场。但劫法场这事,谁控制刽子手,谁打援,谁断后均应事前有着详细的计划。但显然一切都是那么匆忙,结果李逵横空出世,场面极为混乱。而更为危险的是,晁盖居然让全军跟随李逵进退。他以为李逵本地人,知道路线。其实李逵自己也是个胡闹大王,哪里有什么善后计划!李逵杀红了眼,带领大部队杀出城门,一直到浔阳江边,终于无路可走了。连花荣都跳出来嗔怪他,倘或城中官军赶杀出来,却怎生迎敌?将何接济?


第四,晁盖最后的遗言是:“哪个捉到射死我的,便立他作梁山泊主”,看起来很有点儿戏的意思。这又不是比武招亲,谁武功第一,谁就是乘龙快婿。堂堂梁山企业的领导核心,岂能这么随便选定?当了那么久的保正,还是一点政治都不懂。


小结:不管晁天王曾头市中不中箭,他都必须要死,因为晁盖的性格,完全不符合梁山企业再次发展的需要。梁山企业的发展经历了成立、成长和成熟三个时期,王伦创立了梁山企业,出于人格缺陷,不能发展壮大,所以他要让位给晁盖。同样,晁盖可以带领梁山企业成长,却不能领导它成熟,所以他也要让位给宋江。


blob.png


三、第二次股权变更(宋江时代)

 

晁盖要打祝家庄,宋江劝说“哥哥山寨之主,不可轻动也”。晁盖要打高唐州,宋江劝说“哥哥山寨之主,不可轻动也”。晁盖要打青州,宋江劝说“哥哥山寨之主,不可轻动”。眼瞧着宋江战功不断,老大的位子要被架空,晁盖真的坐不住了。也合着晁盖命中注定,偏偏这时冒出个马贩子段景柱,说什么盗得一匹大金王的坐骑“照夜狮子雪”,本想送给宋江,但被曾家五虎夺了去,报出宋江的名号非但不好使,还被曾家五虎写了首打油诗讥讽:“摇动铁环铃,神鬼尽皆惊。铁车并铁锁,上下有尖钉。打荡梁山清水泊,剿除晁盖上东京。生擒及时雨,活捉智多星。曾家生五虎,天下尽闻名”。晁盖听罢大怒,非要亲自走一遭。这一回,宋江没再劝说。结果,晁盖到了曾头市就被史文恭朝面门射了一箭,还是毒箭。呜呼哀哉,晁核心就这样一命归西了。


国一日不可无君,家一日不可无主。就着给晁盖开追悼会的悲壮气氛,在吴用、公孙胜的提议下,宋江成了梁山企业第一大股东,坐上了第一把交椅。虽然宋江一再撇清“小可权当此位,待日后报仇雪恨已了,拿住史文恭的,不拘何人,须当此位”,但本人以为,宋江窥觑大股东的位子久矣。君不见晁盖带去打曾头市的都是些什么人:林冲、呼延灼、徐宁、穆弘、张横、杨雄、石秀、孙立、黄信、燕顺、邓飞、欧鹏、杨林、刘唐、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白胜、杜迁、宋万共二十位好汉。其中,林冲和最后七位是小夺泊时的头领,都是老人,而梁山企业一百零八位股东中,此时已有大半加盟,可见那些新来的股东不怎么买晁盖的帐,都是宋江的一致行动人。最为重要的是,那个跟随晁盖上山的小学教员吴用居然不在出征的队伍中,而是留下来陪宋江。两军交锋,正是需要吴用出谋划策之时,他不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晁盖已经看出来吴用的脚早已站在了宋江的圈子里。


但宋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历来见仁见智之士各执一词,没有定论。本人试总结一下,大致可以用以下几个字概括:


第一,奸。有人说宋江是奸雄,但本人认为,宋江奸而不雄。正如易中天所说,所谓“奸雄”,就是“奸而雄者”。像严嵩那样,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奸而不雄,就只能叫“奸贼”;像董卓那样,横行霸道,蛮不讲理,雄而不奸,就只能叫“枭雄”。唯有曹操,讲真话、实话,讲得自然,讲得流畅,讲得大气磅礴。即便这些实话后面也有虚套,真话后面也有假心,甚至有不可告人的东西,也隐藏得自然,不露马脚。这就叫“大气”,就叫“惟大英雄能本色”。所以,曹操是奸雄的标杆人物。如果是这样的话,显然,宋江无法与曹操相比。同样是喝酒,曹操开口就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气势豪迈。而宋江如前文所述,几杯马尿入口,憋出两句“自幼曾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一副顾影自怜的可怜样。所以,宋江当不起这个雄字。但是,宋江却当得起这个奸字。


宋江绰号“及时雨”,“平生好结识江湖上好汉……人问他求钱物,亦不推托,且好做方便,每每排难解纷,只是周全人性命。时常散施棺材药饵,济人贫苦,扶人之困,以此山东、河北闻名”。但宋江助人脱不开一个钱字:送给武松、李逵的见面礼,一出手就是十两,以戴罪之身赏给江湖汉子薛永的赏钱,也高达五两之多。郓城县做媒的王婆(不是给西门庆和潘金莲拉皮条的那个)向他讨副棺材板,宋江立马写了封先容信,叫王婆去棺材铺自选,还顺手送了十两银子买装裹衣服。朋友相交,贵在交心。但宋江交友,多以银子开道,用以笼络人心,可见其奸。


宋江杀了阎婆惜后一直逍遥法外,后经宋太公做工作,投案自首。因与县令时文彬共事多年,加之上下打点,大事化小,最后判了个“仗脊二十,刺配江州”。在去江州的路上,途经梁山企业,虽然晁盖等众头领极力挽留,但宋江死活不肯加盟。花荣、吴用下山来接宋江,下马叙礼罢,花荣就嗔怪手下人为何不给宋江开枷。宋江道“贤弟,是什么话!此是国家法度,如何敢擅动!”此前在李家店、穆家庄时,同样的“国家法度”,宋江就能解下来置之一旁而大块吃肉,大碗喝酒。难道宋江记性不好?非也!身为国家公务员,为政府通缉的劫匪通风报信,私放晁盖时,国家就没有法度吗?花荣是宋江的心腹手下,在知已兄弟面前宋江偏说这样的话,其奸可见。


另外,不解下枷锁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那就是宋江料到晁盖等人会挽留他入伙,而宋江打心眼里不愿与这些草莽武夫为伍,留着枷锁正好作为推却的理由。宋江是郓城县的押司,虽然连个官都不是,只是个小吏,但也“刀笔精通,吏道纯熟”,算个常识分子。在那个时代,有两种人社会地位最低,最为主流社会所不耻,即男盗女娼。正如史进在少华山,朱武劝其入伙时,史进所言“我是个清白好汉,如何肯把父母遗体来点污了”。史进这样一个没读过多少书的青年人都知道强盗是不能做的,更何况宋江这样一个“自幼曾读经史”的官场老手了。


以上这些事例,仅仅说明宋江的小奸。但宋江绝非普通的绿林草莽,其有相当的政治主张和政治手腕,这就表现为宋江的大奸。


晁盖尸骨未寒,宋江就把聚义厅改成了忠义堂,同时树起了一面“替天行道”的大旗。有人据此认为宋江一心想着招安,是不折不扣的投降主义。此言差矣!这是宋江高明的政治手腕,也是宋江奸诈的铁证。杀阎婆惜,顶多也就是个一般刑事犯罪,与国家安危无关紧要。但浔阳楼吟反诗,显然已经有了危害国家安全的苗头,紧接着江州劫法场,严重危及了政权的稳定。在这一系列事件中,不论宋江在主观上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客观上他已走到了大宋政府的对立面。所以,一方面他要替天行道,他要讲“义”,表现为继续与政府对抗,打祝家庄、打高唐州、打青州、打大名府。另一方面,基于本报告前文所述的男盗女娼的世界观、价值观,他又不想把自已的后路断绝。正如元末的陈友谅、张士诚之流,反一次朝廷,朝廷就给你升一回官,越反官越大,只有做大做强,才能增加将来和政府谈判的筹码。读的都是孔孟的书,料宋江也深谙此道,所以,他还要讲“忠”。这样一来,政治上进可攻退可守,应付自如。


第二,贪。如前文所述,宋江交友,银子先行。并且,为包二奶,一座二层小楼说买就买,未见半分犹豫,二奶浑身上下也是珠光宝气。这不禁让人要问,宋江哪来的这么多钱。家底厚吗?金批水浒第十七回宋江出场有段描写,宋江“上有父亲在堂,母亲早丧,下有一个兄弟,唤作‘铁扇子’宋清,自和他父亲宋太公在村中务农,守些田园过活”。可见宋江家里并非有石崇之富。但宋江只是个小小的押司,宋代像他这样的小吏,由于“冗官”因素高达数十万之众。并且,宋代下级官员的俸禄就那么一点,小吏更是收入微薄。而宋江出手阔绰,挥金似土,唯一合理的推断就是,宋江贪。而且,不是一般的贪,宋江应该有巨额来源不明的财产。晁盖跑到梁山后,让刘唐带着一封感谢信和一百两黄金来酬谢宋江,宋江收了信,而金子只取了一条,其余又让刘唐带了回去。


第三,懦。正如前文所述,宋江奸而不雄,非但不雄,还很懦。宋江杀阎婆惜案发后,在柴进庄上躲了半年,后来接到小李广花荣的书信,便前往清风寨去寻花荣。路过清风山时,被锦毛虎燕顺、矮脚虎王英手下的小喽罗逮着了,押上山来绑在将军柱上。宋江先是“心里寻思道:‘我的造物只如此偃蹇!只为杀了一个烟花妇人,变出得如此之苦!谁想这把骨头却断送在这里’!”当小喽罗正准备动手剜心做醒酒酸辣汤时,宋江“叹口气道:‘可惜宋江死在这里’”。面对危难,全无半点英雄气慨,只有唉声叹气、怨天尤人。


反观武松,为兄报仇而斗杀西门庆,为施恩报仇而醉打蒋门神。在发配路上,当生命受到威胁时,大闹飞云浦,杀了押解差人。这还不够,连夜跑回鸳鸯楼,一口气杀了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以及都监府大大小小一十五口。而且,敢做敢当,在鸳鸯楼墙上提笔声明对这次流血事件负责。快意恩仇,豪情万丈,这是武松的性格,宋江显然没有这样的基因。


再看林冲和卢俊义,一个是八十万禁军教头,一个是大名府的巨贾,论身份、地位都非宋江所能匹敌,如果要哀怨,我想这两位应该更有资格。但是,林冲在野猪林里,面对董超、薛霸高高举起的水火棍,得知是高俅、陆虞侯想要他的命时,“泪如雨下”。卢俊义在发配往沙门岛途中的树林里,被缚树上,听完董超、薛霸(英雄不同,但恶人却相同)言明是你家主管李固要你性命,不关大家的事后,“泪如雨下,低头受死”。这两个人面对危难,虽然也没有反抗,但却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什么是好汉,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两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居然泪如雨下,可见他们内心所承受的痛苦与压力是何等的沉重,而他们选择的是隐忍,这需要何等的勇气与魄力啊!相形之见,宋江之懦一览无余。


第四,毒。宋江一旦处于强势地位或春风得意时,其毒性就会大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例如,梁山企业的大小股东,或多或少、或大或小都有些说头,比如,武松景阳岗上打过老虎,花荣梁山射过大雁等等。而宋江干过什么呢?杀了二奶阎婆惜。宋江的借口是阎小姐红杏出墙,但是不要忘记,导致阎小姐一命呜乎的真正理由,不是作风问题,而是撞见晁盖给宋江的感谢信。固然,此事如被揭发,梁山好汉的安危自然会受影响,但首当其冲的不是梁山好汉,而是宋江本人的性命、前途。那一刻,宋江毒性大发,手起刀落,割下了阎婆惜的脑袋。


另外,霹雳火秦明被宋江俘虏,本想劝其投城,但秦明说自已“生是大宋人,死是大宋鬼”,坚绝不肯背反朝廷。宋江见硬的不成,就来软的。一方面拿酒灌醉了秦明,另一方面使了手陈凯歌在影片《无极》中的招术,让手下人穿着秦明的盔甲,骑着秦明的马,横着秦明的狼牙棒,带人攻打青州城。结果,第二天秦明一觉醒来,穿戴整齐回青州时,看见城墙上挂着老婆孩子的首级。同样,为了得到河北玉麒麟,宋江伙同吴用一方面好酒好肉将卢俊义软禁在梁山企业,另一方面,派人在大名府四处散布卢俊义勾结梁山的消息。结果三个月后,卢俊义回家时,老婆家产不但被家奴李固霸占,自已也锒铛入狱,命在旦夕之间。宋江为了得到想要的人,无所不用其极,何其毒也!


四、国有化

 

金批水浒全书七十回,删除了七十回以后梁山企业被收归国有的故事,所以,本报告暂不对梁山企业国有化及国有化过程中的有关法律问题此进行评论。


(未完待续)

yzc88网页版是两大国际律师协作组织Lex Mundi和Multilaw中唯一的中国律师事务所成员,同时还与亚欧主要国家最优秀的一些律师事务所建立Best Friends协作伙伴关系。通过这些协作组织和伙伴,大家的优质服务得以延伸至几乎世界每一个角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